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今天是:
日寇在后畈的罪行
浏览次数:676      发布时间:2015-09-08

                                                      汪嘉芳

 

近年来,日本仍有少数人顽固地站在侵略者的立场上,利用修订历史教科书和层出不穷的论文、小说、戏剧等任意曲解、篡改历史,为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辩解和翻案,否认日本军国主义者在其发动的侵略战争中犯下的罪行,大肆鼓吹复活军国主义,引起了亚洲近邻各国的严重不安,特别是激起了我国人民的愤怒和抗议。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让我们牢记日寇入侵我国实行“三光”政策时,魔爪伸进我的家乡后畈犯下的罪行。

那时(一九四二年),我十五岁,就读于霍山上土市狮山中学,农历冬月初九的下午,忽有人传日本鬼子到中界岭了。晚,机枪、小炮声接连不断,全校师生一夜未寝。翌日清晨,各自逃散。我和家乡几个同学,背着行李,翻山越岭,走了一天,才回到家中。夜晚,与村人一起围在火塘边,大家七嘴八舌地正议论着日寇已入霍山的消息时,突然有人大叫:“鬼子进关了!”村人一片惊慌,蜂拥挤出门外,一看西边一片浓烟滚滚,火焰冲天,并发出阵阵爆炸声。原来是从湖北罗田经僧塔寺入侵大别山的四千余名日寇由瓮门关窜扰到后畈。后经泗河、张畈、姜河、青山、茅坪,攻古碑到金家寨,往叶集去信阳。另一股日寇由中界岭经深沟铺、上土市、漫水河去合肥。

后畈,是鄂豫皖三省边区的一个较为平坦的山村,地处瓮门关之东。瓮门关是鄂皖两省交界处的要塞,国民党军在此关修筑了防御工事,认为凭借雄关,可以高枕无忧了,哪料这次日寇攻关时,一阵炮弹摧毁了掩体,几十名守卫者都被埋死在工事内,据说保安团团长也埋死在里面。

日寇魔爪伸进后畈时,烧杀抢掠,奸污妇女,犹若洪水猛兽。从后畈至泗河沿途一段,烧掉民房达三百余间,烧毁子弹库一座,包括库房、营房三十四间。杀死我军民二百余人,其中用汽油烧死一人。我的同学罗学楚的九岁弟弟,因在学校读书,身穿一套黄制服,腿上打了绑腿,被日寇一刀劈成两半,扔到烈火中烧成焦炭。和我一同从学校逃回来的同学黄本顺,刚到家门口未进屋,就被日寇抓去,从后畈到泗河途中,多次被日寇剥去衣服,准备杀害,因为日寇抢的食物太多,需要他背负,在泗河夜宿时,黄本顺深夜乘鬼子熟睡时逃脱了,才幸免一死。黄本顺沿途亲眼目睹,日本侵略军在烧子弹库时,用刺刀刺死三个守库士兵,更惨的是几十个在库里做工的民夫,被日寇关进库房活活烧死,在上七里冲杀死保安团杨军需等多人,还奸污妇女多人,其中一名妇女因抗奸,被刺刀捅死。群众的鸡猪牛羊均被抢劫一空。一时间,一片硝烟弥漫、碧血四溅、横尸遍野,惨不忍睹。时到今日,泗河小街仍留有多处颓垣断壁,记述着日本军国主义当年犯下的血腥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