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今天是:
日寇两次侵犯开顺街
浏览次数:628      发布时间:2015-09-08

                                                            刘 端 行

 

   古老的开顺街,地处望儿山、磨盘山、观山等群山环抱之中,三面依山,一面临开阔的史河冲积平原。东有百禄桥、转峰桥;南有南桥;北有观河;西有北寺坎。周围有护城河。

   说开顺街老,老就老在春秋战国时期已具街市的雏形,并为当时的兵争要冲。自梁代起就大兴土木,庙宇林立,如北寺(万寿寺)、南寺(圣寿寺)、城隍庙、文昌宫、火神庙等均系梁隋唐宋历代所建。据传明代还拟议谏书设置“进山县(一说开顺县)”。直到1938年日本侵略军窜犯开顺以前,开顺街尚有东西南北四条大街,四个哨门,鳞次栉比的手工作坊、茶行、麻行、盐行等各类行店,商品齐全,商业繁茂,是南北商品交换的集散地,金寨县的北大门。

   1938年农历七月二十七日清晨,天气阴霾,开顺上空笼罩着黄蓝色的似虹非虹的雾霭,风也无正向,天地间昏沉沉的,呈现出不祥之兆。不时,有消息传来:“日本鬼子要到开顺啦!”顿时人心惶惶,沸反盈天,街上密集的人群,如炸了笼的蜜蜂似的四方飞散。商户们都慌着收生意,卷行李,准备跑反。

午饭刚罢,只听东南方向轰隆一声巨响,人们知是地方乡保队设在距开顺五华里的棠桥子哨所上放的土枪,以示乡民们“日军来了,速离开顺”的信号。随即街上传说纷纷:“日军分两路向开顺侵犯,一路白六(安)叶(集)公路线经尧岭来的,已驻扎到距开顺四华里的百禄桥头乌石岗山头上,另一路由苏家埠经独山来的,先头马队已到棠桥了,正四处抓人抢修被其马队踩塌的棠桥……。”说话间,日军突然从东和东北两路向开顺街进犯。一时慌乱的居民扶老携幼,呼儿唤女,拚命向西南逃奔。哪知日军早已占据了街南面磨盘山制高点,凡往南跑在前面的群众均被日军的机枪扫射死在小河沿上,后一部分急折回头蜂涌般的向西逃命。日军又在制高点架起大炮,向开顺街轰击,一阵连珠似的炮弹,炸毁了“文昌宫”、“城隍庙”等古建筑和南北湾地里的几座村庄。同时,日军先头马队踏进街东头,架起机枪疯狂地向街心扫射。顿时街上、乡村硝烟弥漫,火光冲天。难民们一片痛号声、惨叫声,令人撕肝裂肺,不忍睹闻。一时间,群众惨死于日军的枪炮下达30余人,烧掉房屋约五、六百间。

傍晚,日军进驻了开顺街。原先国民党军驻防开顺时所筑的战壕、岗等工事都被日军占据,哨门以内的街房,便成为日军的营房了,四周都拉上了铁丝网,看来要在开顺久驻了。

当天逃出的难民,扑过史河,往西南方向的烟冲、八洼、郑小河一带山区逃去。夜间,难民们站在山头上远眺开顺城乡,一股股滚滚浓烟,一堆堆闪闪火苗,那是被烧的麻堆、稻垛、房屋。农民们全年收获都被日本侵略军以火化为灰烬,猪、羊、鸡、鸭一掠而空。大家愤懑地说:“偌大的中国却遭到国破家亡,可叹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

未逃出的大多是妇女和婴儿,其中20多个妇女被日军奸污遭踏,奸污后被刺刀捅死多人,如陈绍斋的妻子和另外四个妇女逃跑不及,就躲在观巷一家猪圈里,被日军搜捕,拖到西河滩奸污后,均被捅死在河滩上。解家湾农民解性初的妻子,被日军拽拉至观河畔,被遭踏后,裸露半身,刺死在血泊中,怀中还有个不满周岁的婴儿,满脸血糊糊的哇哇直叫,吸吮着母亲的血浆。还有两名妇女被日军追赶,为拒侮辱,便投河自尽了。

难民们漂流在外多日了。8月15已来临,中秋节本是团圆的佳节,可是如今妻离子散,有家难归。天气寒冷无衣,日子久了无粮。有的人饥寒难忍,冒险偷返回家准备搞点粮食和衣服,可大都是有去无回,如东街的杨贤觉和杨老三一道,趁黄昏时回到北湾地里掰玉米充饥,被日军岗哨发现,举枪就打,二人一起被射死在玉米地里。还有陈保广弟兄二人也是趁夜穿过湾地打算回家搞点粮食、衣服,均遭日军枪杀在湾地里。所以没人再敢回家了,只得忍饥受冻了一个多月。

这时,富金山的抗日战斗打响了。国军于学忠部与日军激战七天七夜,日本侵略军受到歼灭性打击后,于九月底方才离开开顺街,向西方窜去。

1943年元月,日本侵略军二次侵扰开顺街。这年元月四日下午三时许,日军一架飞机在开顺街上空盘旋两圈后,飞往立煌县城——金家寨方向去了。次日只见四里店、八里滩方向尘土飞扬,霎时间,日军马队滚滚而来,铁蹄又踏至开顺。敌一进街就架起机枪向街内扫射,居民们迅即从后街小巷逃走了。日军大队陆续进街,当晚驻扎开顺,翌日凌晨离去,往固始、潢川窜扰。虽在这里仅驻一宿,而它“三光政策”的魔爪却一夜未停,并到处抓人,为其运送所掠夺的物资。在十字街口,被抓去从立煌县城逃来的八名银行和税卡的职员,因为他们从来未挑过担子,当然挑不动这些满载百十斤重的担子,个个都被日军剌死在陈大门楼街上。在开顺被日军抓去的大批民众,除杨贤章、张友凯二人从潢川逃回来外,其余全都杳无音信。

日军两次窜犯开顺街,把开顺践踏成为一片废墟,人民饱受国破家亡之苦,切齿痛恨日本侵略者的兽行。此后,开顺人民在共产党地下组织领导下,组织起自卫队、救国军,积极投入抗日救亡运动,直至抗战胜利。